二战时意大利最精锐的部队是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意大利伞兵部队的前身是意大利驻利比亚总督巴尔博元帅大力支持发展起来的利比YA空中部队。1938年3月,在克服了重重困难后,巴尔博在的黎波里附近的本尼托堡(CastelBenito)机场设立了一所跳伞学校。他的理念是建立一支由意大利人为骨干的利比亚人空中部队,这支营级规模的部队由金质军事勇敢奖章获得者GoffredoTonini空军中校指挥。

由于此时空降作战对全世界的军人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许多东西都要这些空降部队的先驱者们从头做起。除去克服训练的重重困难外,他们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解决当地土著柏柏尔人对飞机的恐惧,甚至在后来还上演过用刺刀赶着柏柏尔人上飞机的闹剧。

ProsperoFreri中尉来到了跳伞学校,在这里他使用自己发明的“萨尔瓦多”(Salvator)D/37型降落伞对意大利军官进行伞降培训——这些军官即将成为这支新部队的核心。所有的事情都在迅速开展进行中,而一旦那些Ascari(意大利语,指意大利殖民地的土著兵)克服了对飞机和伞降的恐惧后,他们表现得极为优异。但不幸的是,意大利人使用的S/81型飞机并不适合伞降,这也导致了这个营在训练场上损失惨重:在训练中共有15人死亡,72人受伤——对一个营级部队来说,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

除去2个利国伞兵营外,所有的意大利伞兵都是在Tarquinia跳伞学校接受训练的。1940年,大量来自意大利三军的人员组成了第2伞兵营,由Benzi中校指挥。在1941年初又组建了第3伞兵营,指挥官是PignatellidiCerchiara少校。紧随其后组建的是由BechiLuserna少校指挥的第4伞兵营。1941年4月1日,这些部队一起组成了第1伞兵团,团长是RiccardoBignami上校。

1941年4月,在德军夺取克里特岛之前,第1伞兵团受领了夺取希腊凯法利尼亚(Cefalonia,与意大利隔奥特朗托海峡相望)岛的任务。这个任务后层层下达到2营,最后确定由该营下属的3个连中的2个连完成,由Zanninovish少校指挥。1940年4月30日,在加拉蒂那(Galatina)机场,2营乘坐SM-82型飞机起飞,在该岛Argostoli平原上进行了成功的伞降,兵不血刃地解除了岛上希腊驻军1个营和约400名JC的武装。第二天,伞兵乘坐征用的希腊渔船在附近的Zante与Itaca登陆,从而避免了这两个岛被德军占领。

1941年5月5日,步兵部队替换下了2营,意军的第一次战斗伞降以成功告终。此后,组建更多的伞兵营逐渐提上日程,在1941年夏和1942年春之间,共组建了7个伞兵营(其中1个营是伞降爆破营)。1941年8月10日,一个伞降炮兵营又宣告成立。现在组建一个空降师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1941年9月1日,伞兵师正式成立,下辖第1伞兵团(2、3、4营)和第2伞兵团(5、6、7营)、第8伞降爆破营(VIIIbattaglioneguastatori-paracadutisti,guastatori是相当于攻击工兵的部队,使用炸药、火焰喷射器等攻坚利器,为步兵打开进攻通道。这个属于精锐部队,二战时所有的guastatori团/营全部由意大利人组成)和炮兵集群。很明显,不是所有单位都可以立即投入作战,但情况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次年3月,第3伞兵团(9、10、11营)正式加入该师,6月在师建制内又成立了炮兵团,下辖3个炮兵营(每营由2个各4门47炮的连组成,共24门)。

但这个伞兵师和一般的师差异很大:它的建制偏轻,支援问题较小,因此没有繁琐的后勤体系。炮兵团只装备47

毫米炮,用来执行反坦克任务,但不适合进行常规的曲射火力支援。而且机枪与迫击炮装备数量很少,在火力方面唯一的优势是装备了贝雷塔M38冲锋枪作为一般个人武器(M38冲锋枪做工精良,在43年8月意大利停战前仅装备意大利非洲**PAI、皇家宪兵Carabinieri和伞兵部队等精锐部队,一般陆军部队极少装备)。但这样的装备情况也是与它的作战任务相适应的:伞降并对一个关键目标进行奇袭、设立防御阵地并在有限的时间段内进行防御、最后与常规部队会师。但这些美妙的理论“闪电”师一次也未能实践,战争的旋涡无情地把它卷到了其它的方向。

伞兵师的师长最初是FrancescoSapienza将军,随后他被EnricoFrattini将军接替。1942年5月之前,该师在托斯卡纳和拉齐奥军区进行基础训练,随后前往南部的普里亚军区接收进一步的训练。这些训练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代号为“C3”的夺取马耳他岛作战。

弗格尔师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1942年8月的阿拉姆-哈勒法之战。在六天的战斗中轴心国损失了大量的坦克,脆弱的补给线也被沙漠空军切断。隆美尔只得转入守势,固守自己的阵地。

英国人惊讶地发现,他们所面对的这支意大利部队作战顽强,其战术水平也远非其它意大利部队可比。弗格尔师在巩固阵地的同时,还积极展开一些小规模的偷袭,渗透入英军的防线,从敌人那里获取饮用水,食物和武器。该师的反坦克武器极少,他们就用缴获的英军反坦克炮武装起来。在一次夜间防御战中,意大利伞兵甚至还俘获了第6新西兰旅旅长Clifton准将和他的指挥部

。(Clifton准将曾试图逃跑,但又被捕获。在被送到意大利本土的战俘营后,他终于逃跑成功,抵达了瑞士。)

9月30日,沙漠之鼠的皇家女王装甲团的一个战斗群向弗格尔师第9营发起进攻。意大利伞兵坚守阵地,用反坦克炮击退了英军的进攻。

10月23日,远处地平线上沙尘滚滚,第七装甲师的坦克大举杀来,阿拉曼会战开始。按照蒙哥马利的“捷步”作战计划,沙漠之鼠企图在此处一举突破意军阵地。弗格尔师约3000人的部队将面对超过10000人的英军部队。弗格尔师在雷场后的阵地上深挖战壕,他们能得到帕维亚步兵师(Pavia)和艾里特装甲师(Ariete)炮兵的支援。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