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结尾柯蒂斯和南把列车和所有人都毁了这说明了什么?导演这是什么意思?我一直想不明白。求解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结局是,列车倾覆,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活了下来,并走出车厢来到了外边的世界,世界外面依旧是一片冰天雪地,但是却有了生命–北极熊。

电影选择一开始就详细解释了气候灾难起因,告诉观众们这辆雪国列车永不停滞和人们不能向车厢外的“危险世界”跨出一步的缘由。外部世界象征着对严格秩序的毁灭,最后宗教感被打破时,毁灭的同时伴随着绝对的新生和新世界。

《雪国列车》改编自获得1986年昂格莱姆国际漫画节大奖的法国同名科幻漫画(LeTransperceneige)。

来,从地球此端到彼端,疾驰过从不停站的列车。”当奉俊昊导演的《雪国列车》中,火车在冰天雪地间一边疾驰一边于银幕上电光火石般锋利地投射政治和充满符

号化的隐喻时,在赞叹电影之余,或许你应该还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前身。这部来自法国的同名原著漫画《雪国列车》(LeTransperceneige),

曾让奉俊昊在2005年初次邂逅漫画时一见倾心,从那时他就渴望把这部漫画拍成电影。最后,他的浪漫主义幻想和《雪国列车》漫画中的气质交融成功,我们由

与其说是奉俊昊把一个世界装进了一列火车,不如说,是这部法国黑白科幻漫画的两位作者,在他们的漫画世界中将宗教秩序感的疾驰列车容纳了一个微缩社

会。1977年,作家JacquesLob构想出故事,但他的合作者Alexis在动笔后不久去世。5年后漫画家让-马克·罗切特加入,1982年《雪

国列车》第一卷《逃出者》在漫画杂志《待续》上连载出版,这部“后末日”式的法国科幻黑白漫画第一卷即获得1985年安古兰国际漫画节的昂古莱姆大奖,这

Transperceneige是“穿透”和“雪”两个法语单词的合成词。以一辆封闭的列车作为人类最后的诺亚方舟,来展现社会的阶级分化、压迫和

集权统治的恐怖,让它有了乔治·奥威尔式的寓言气质。同时罗切特极简主义的黑白画风透出黑色的冷感。这是20世纪80年代法语漫画潮流中一部意义重大的作

但在90年代初,雪国列车剧本的最初创想者JacquesLob去世了,《雪国列车》像是陷入冰雪严寒中,按下了永动引擎的停止键沉睡了。风靡一

时的《雪国列车》渐渐被人遗忘,但仍然是一部法语漫画史上伟大的科幻杰作。一直到十年后,罗切特重新让“冰雪中的列车”引擎开动,1999年他找来剧作家

BenjaminLegrand加入《雪国列车》。Benjamin接手了JacquesLob的工作,完结了这部漫画。第二年9月,比利时出版社

Casterman发行了这部作品,这个出版社中国的读者并不会陌生,它就是长期出版《丁丁历险记》的卡斯特曼出版商。

之所以说《雪国列车》散发着乔治·奥维尔的气质,是因为这部严肃科幻漫画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政治隐喻寓言,它的末日设定由近乎纳粹般被强调的秩序

等关键词构成,以及全球气候灾难:地球气候突变(在电影中,这个年份被改为2014年),只有一辆列车能阻挡严寒;它被一台神奇的永动机驱动着,围绕地球

循环往复地运转。一旦停下来,系统就会被打破,所有人都会被冻死。和现实生活中一样,列车的居民如同一杯浊水澄净下来那样分成了上层的贵族和低层的贱民。

总是有来自上层车厢的执法者,告诉尾列车厢,你们的位置就在低层,就像这个社会的脚。

尾节车厢里的饥荒促使革命和暴乱,向前的渴望促使列车上的革命洪流被带往火车头的方向并期望火车的最高元首接受审判。很多观众在电影院内为列车上层

车厢中和谐如天庭的光景所折服,事实上这就是主人公的视角,他见识到了他以为早已经从世界上消失的事物,咖啡、植物园、水族馆、图书馆……最终在列车头,

普罗洛夫见到了引擎的创造者也是所有上层车厢如纳粹追随希特勒般迷恋的最高统治者,后者平静漠然地道出了这列火车关于秩序和平衡的真相。

细心的观众也许能发现底层车厢里,还张贴着漫画中某一卷的封面。以及,只有漫画骨灰级粉丝才能觉察到的一笔:漫画的作者二人组合罗切特和本杰明也在底层的暴动人流中。

和漫画不同的是,电影选择一开始就详细解释了气候灾难起因,告诉观众们这辆雪国列车永不停滞和人们不能向车厢外的“危险世界”跨出一步的缘由。外部

世界象征着对严格秩序的毁灭,最后宗教感被打破时,毁灭的同时伴随着绝对的新生和新世界。《雪国列车》是一个电影导演兼科幻漫画迷完成的“雪国列车”致敬

之作。他接过了永动引擎的掌握权,把这列车开到了银幕中,让漫画以最冲击性的陈述方式再次升华。可以说,奉俊昊电影中浓烈的革命情愫,是对原著漫画最忠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