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列霍:愤怒把一个男人捣碎成很多男孩凤凰诗刊

塞萨尔·巴列霍(1892~1938),秘鲁现代诗人,生于安第斯山区,秘鲁诗人巴列霍父母皆有印第安人血统。一生贫困,且思想激进。他是秘鲁最重要的诗人,也是拉美现代诗最伟大的先驱之一。他的诗既狂野原始,又温柔美丽;既真挚可触摸,又具有浓烈的超现实主义色彩。诺贝尔奖得主聂鲁达曾说过,“我爱巴列霍,我们是兄弟”。而在多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巴列霍是比聂鲁达更伟大的西班牙语诗人。

巴列霍的诗歌以修辞的高密度和意义的超负荷而著称诗正体现了这一特点在短短的十四行里有着丰富的苦闷绝望甚至癫狂。二这首诗把孤独凋敝的场所(萧条的咖啡馆)与孤独伤感人融合在一起.把人格空间化把空间人格化强化了小生活在内心的人的复杂感受更为诗歌造就耐人寻味义褶皱。

三虽然这首诗因为后两节的"谵妄而多少显得难于理解但E:还是呈现出了严密而清晰的结构:清晰的场景描述一人的状况与空间的状况在隐喻意义上的交错—交错后油巨大的孤独感迸发的悖谬式抒情.好似—个完整的球跳成:M糊我了我:过程四这首诗的题目姑且可以这样理解走进咖啡馆需要脱下帽子大衣和手套。

帽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巴列霍大衣手套所包裹着的灵魂和帽子大衣手套的寂寞的房间就其孤独感凄凉感而言是一致的我们痛苦的灵魂不能随意裸露它需要帽子,大衣和手套的保护而在伤感的咖啡馆令我们不经意地裸露出情感中深沉痛楚的一面。(胡续冬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