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古巴人心中有着特殊地位

习主席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是新时代伟大国家的全新外交政策,是惠及全人类特别是欠发达国家的全球化新道路,也是各国共享和需要的典范。

中国和古巴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两国的交往可以上溯到数百年前的“大航海时代”和19世纪古巴独立战争时期。古巴驻华大使米格尔·拉米雷斯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在古巴人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拉美国家高度肯定“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国的友好合作不仅使古巴受益,还应该向广大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拓展。

拉米雷斯:古巴与中国在300年前就开始在海上丝绸之路进行贸易。迪亚斯-卡内尔主席说过,古巴对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动古中双边关系发展有浓厚兴趣。去年11月,迪亚斯-卡内尔主席访华期间,两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洪尼-卡斯特罗

中国是古巴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从某些领域看,甚至是第一大。因此建立良好的合作机制对我们十分重要。我们已在可再生能源、农业、生物技术和采矿相关领域建立了合作机制,这些合作将通过去年11月古巴外贸外资部和中国发改委签署的协议得到扩展。

我们不仅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双边合作,还对加勒比其他国家产生了重大影响。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最重要的内容之一,铁路互联互通、海路互联互通、互联网数字互联互通,都是加勒比国家热切盼望的。中国不光可以和古巴合作,而且可以和包括古巴在内的加勒比国家签订协议。

拉米雷斯:“一带一路”倡议是一种全新的全球化思维,这种全球化思维与美国政府推动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是不同的,是一种基于合作与机遇的全球化。因此,拉美国家看好中国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潜力,已有18个拉美国家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相关协议。去年1月,我们举行了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拉美国家发出官方声明,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我们相信对拉丁美洲来说,古巴人眼中的中国与中国在物流、贸易和商业方面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一带一路”倡议是一种新的、对所有人都有益的模式。在拉丁美洲,没有人认为“一带一路”会干涉他们的内政。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想获得更多的资金,并与中国进一步合作。中国已成为拉美地区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投资者,也是许多南美洲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很少有国家不愿意与中国合作,参与“一带一路”倡议。

记者:古巴先进的医疗技术在国际享有盛誉。中国与古巴在医疗领域的合作取得了哪些成果?

拉米雷斯:这是我们合作了近15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是一个双向的合作。我们已经在中国建立了三家利用古巴生物技术的合资企业,向中国出口癌症疫苗尼妥珠单抗,用于治疗鼻子、头部和颈部的癌症。与此同时,在古巴注册的中国药品有一百多种,医疗设备有五百多种。

这是一个特殊的范例。一个来自第三世界的小国能够出口高科技,而其他所有拉美国家都向中国出口农产品和矿产。能向中国出口生物技术让我们感到自豪,同时我们也从中国引进其他领域的高科技。古巴和中国刚刚在哈瓦那生物技术联合创新中心签署了正式合作协议,双方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合作前景十分光明。在相关服务领域也是如此,在古巴接受治疗的中国患者规模正逐年稳步增长。

记者:中国和古巴是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为了让我们的友谊永远地延续下去,中古两国如何加强人文领域交流?

拉米雷斯: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了解两国交往的历史。1960年9月,在冷战背景下,古巴这个小小的岛国决定与新中国建立双边关系。当时,当革命领袖菲德尔问在场的古巴人民,他们是否愿意断绝与台湾的关系,转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联系时,他们的回答是愿意。

170年前,第一批15万中国人开始抵达古巴。在哈瓦那有一座纪念碑,纪念那些和古巴人一起反抗外来殖民统治的中国人。它的碑文写道: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逃兵,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叛徒。对中国人为古巴民族独立所作的贡献,古巴人民铭记在心,这是历史的一部分。

今天,两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相互参照对方的发展模式,彼此借鉴。我们与中国有着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超越了贸易经济合作。

我们还可以在许多领域合作以加强双边关系。每当看到有机会加强古中关系,我们都会抓住机会,因为中国在我们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古巴人眼中的中国并不遥远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古巴并不像地图上显示得那么遥远。一提起这个加勒比岛国,很多中国人的脑海里会马上浮现出一连串的词语和形象:雪茄、蔗糖、卡斯特罗、格瓦拉、女排……然而,古巴人眼中的中国又是怎样的呢?2004年岁末,带着这个问题,我踏上了这片令人神往的土地。

我和同事是从距离哈瓦那东北150公里的巴拉德罗市进入古巴的,一下飞机我们就碰到了一点儿“小麻烦”。我们随着同机的墨西哥旅客一起来到机场古巴移民局的办公柜台前,为我办理手续的是一个白人小伙子安德烈斯,他二十四五岁,长得很精神。他接过我的护照、机票等证件,仔细看了看,随即便向我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你是中国人?到墨西哥多长时间了?你们记者站都有什么业务?”我一一作答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洪尼-卡斯特罗他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接着又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开始觉得有点儿奇怪了,难道是我的证件有什么问题?小伙子看出了我的疑惑,冲我笑了笑说:“很抱歉,我们要稍微耽误您几分钟,不过请放心,证件没有问题。”

正在这时,一位手持对讲机的移民局官员走进了安德烈斯所在的小屋子。他隔着玻璃跟我打了招呼,和安德烈斯低声交谈了几句后走了出去,后者则开始了盖章、数据录入。我这时才明白,之前安德烈斯问了我一大堆问题是在等他的上司过来。这时,安德烈斯又很友好地朝我笑了笑,然后解释说,因为我拿的中国公务护照他们不太熟悉,所以要花一些时间核实。出乎意料的是,安德烈斯接着又补充说,“我们实在很不好意思,我们知道现在中国是古巴最好的朋友之一。古巴人眼中的中国”我的心里顿时一热。

在古巴,无论是在秀丽的巴拉德罗海滩,还是在古色古香的哈瓦那老城区,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会有不少当地人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不过只要你稍加留意就能发现一些不同,在拉美多数国家,当地人看见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一般都会先问,你是日本人?韩国人?然后才会想到中国人。而在古巴的情况则不同,古巴人往往上来就会问:你是中国人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们还会指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意思是自己穿的是中国货)或是摆出一个“功夫”的姿势。

在巴拉德罗我们住的饭店里,一位名叫尤尔多的警卫人员在得知我的身份后,非常热情地和我交谈起来。他说,“中国总是真心帮助别的国家,中国是古巴最好的朋友!” 到达哈瓦那的第二天,我们乘出租车时遇到了一位老司机。老人一听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眼睛顿时一亮。他告诉我们,古巴有好多华裔居民。由于华裔已经完全融入了古巴社会,古巴人中有华人血统的数不胜数。老人又说,古巴和中国很多年前就是好朋友,这种关系对两国都有好处。临下车时老人还告诉我们,哈瓦那的一条主要街道大街上有一座华侨纪念碑,是专门为19世纪下半叶在古巴独立战争中英勇战斗的华侨修建的。两天后,我专程前往瞻仰了这座黑色大理石纪念碑,上面的铭文镌刻着:“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逃兵,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叛徒!”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进入了古巴市场,给古巴人民带来了实惠,赢得了他们的一致欢迎。

在马坦萨斯市郊外的一座小山上,一家古巴人正在玩古巴传统的“多米诺”牌。看到我们到来,一家人友好地拿出啤酒和朗姆酒请我们共饮。一位和善的老黑人显然是一家之主,他自我介绍说他叫罗伯托。一听说我们来自中国,他的眼睛立刻睁得大大的。“中国好样的!”他指着脚上的运动鞋说,这双鞋是中国货,他已经穿了将近6年,到现在还没坏。“我现在买东西的时候,如果既有中国货也有其他国家的产品,我一定会选择中国货!”

在哈瓦那著名的马雷贡海滨大道旁,我遇到了34岁的古巴青年卡洛斯。他是一名火车司机。他告诉我,中国是他最向往的地方之一,他一直想去亲眼看一看万里长城。他指着自己的自行车说,这是中国制造的,是他8年前花了近一个月的工资买到的二手货。8年来,这辆自行车陪他到过古巴很多地方,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从来没有出过大毛病。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辆车,虽然车身已经重新用油漆刷过,但车前部的“永久”牌商标依然清晰可辨。后来我得知,上世纪90年代初,古巴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洪尼-卡斯特罗古巴政府决定从中国进口了数十万辆自行车,之后,古巴又在中国的帮助下建起了好几家自行车厂。就这样,来自中国的自行车陪着许多古巴人度过了那段最困难的时期,而且至今依然是很多人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在古巴听众人数排名第三的“百科全书”电台,我受到了台长埃德尔萨女士和网站总编诺拉女士的热情接待。埃德尔萨女士曾于1972年访问过中国。我们谈到了长城、兵马俑,谈到了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同时两位女士告诉我,现在在古巴知名度最高的外国商品就算是中国的熊猫牌彩电了,她们俩人家里各自都有一台,质量非常好。迄今为止古巴以从中国进口散件、在古巴组装的方式购买了130万台中国彩电。两位女士笑着说,很多古巴人努力争当单位里的“先进工作者”,因为按古巴政府的规定,“先进工作者”可以优先购买到中国彩电。

当飞机再次起飞时,当身后的古巴岛渐渐远去,我依然沉浸在一幕幕洋溢着中古两国人民之间友好情谊的场景之中。再见了,热情友好的古巴人!相信中古两国之间“朋友、同志、兄弟”的关系一定会越来越牢固,越来越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