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去世什么是白人民族主义?

《新共和》杂志副主编Ryu Spaeth称卡斯特罗的死是一个罗夏墨迹测试,从你的反应中可以看出你的政治观点、国籍和年龄。卡斯特罗是拉丁美洲革命的英雄人物,而对后冷战时期长大的人来说,他是一个穿着T恤的复古人物,也是一个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的枯瘦老人。英国的脱欧和特朗普的当选使得后冷战秩序的瓦解达到了一个高潮,而对卡斯特罗之死的混乱反映也体现了这种瓦解。英国工党领导人科尔宾向卡斯特罗致敬,把他称为“社会正义的倡导者”,显然比托尼·布莱尔更同情卡斯特罗。在美国,一个主要基于自由市场与古巴建立新关系的总统,正在被一个共和党商人接替,后者威胁要收回这一进步。特朗普和劳尔·卡斯特罗下一步走向何处?是人们面对卡斯特罗之死后最关切的。

对于卡斯特罗的遗产,欧美主流媒体上不乏批判和反思的文章,尤其是移民到美国的古巴裔知识分子。

在当代古巴移民中涌现出一批活跃于美国文坛的古巴裔美籍作者,克里斯蒂娜·加西亚(Cristina García)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1958年生于古巴首都哈瓦那,她两岁时同父母随卡斯特罗掌权初期的移民潮流亡到纽约定居。加西亚的作品总是以古巴-美国的二元文化身份为起点,构建一个个具有跨文化身份的个体,讲述着他们为融入主流社会、实现自我认同所做的努力。

她于卡斯特罗去世后在CNN发表了题为《菲德尔,承诺和背叛》的文章。她写道,1961年,卡斯特罗给古巴的作家和知识分子们抛出那句名言:“Within the Revolution, everything; outside the Revolution, nothing”(革命之内一切皆可,革命之外皆为禁忌),导致了越来越增长的不宽容氛围。

加西亚问:一个持续了半个世纪的革命还能称为革命吗?随着时间推移,卡斯特罗的政府似乎越来越受制于经济和社会力量,而非控制它们。最终,随着经济形势恶化,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古巴的社会进步也受到上世纪90年代初经济衰退的破坏。哈瓦那消失30年之久的卖淫活动卷土重来。在她看来,古巴革命曾经代表世界的灯塔,但现在是一个布满灰尘的夜灯。古巴人民曾经对卡斯特罗的尊崇也已不再。

加西亚希望,佛罗里达海峡两岸的人,不管是古巴人还是美国的古巴裔,都可以自由地追求梦想,从充满伤痛的实验中恢复过来。

本周,《纽约时报》发表了Amanda Taub(阿曼达·陶布)的文章,反思白人民族主义到底是什么,这是自特朗普在本月的大选中获胜以来,在美国不少家庭和编辑部里都有人困惑地低声念叨的一个问题。

自称白人民族主义者的人开心地把特朗普的胜利,尤其是他选择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担任首席策略师的做法当成是他们议程的胜利。反过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洪尼-卡斯特罗大量反对歧视和仇恨言论的团体指责任命班农的决定,警告称他对“另类右翼”(alt-right)运动的大力支持无异于试图把种族主义和白人民族主义重新塑造成能够让人接受,可供大众消费的概念。这些人以外的美国民众则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少见的说法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人民族主义当然与白人至上和种族主义存在共同之处,尽管如此,很多政治学家称它是一种不同的现象——在大选期间是一股强大但常常无形的力量,未来很多年里极有可能仍是美国和欧洲政治中的一个强效因素。

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的政治学教授埃里克·考夫曼(Eric Kaufmann)潜心数年,研究族群渊源与政治的相互影响。尽管这一领域的大部分研究者都把重点放在了少数族群上,但考夫曼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研究的是多数族群的行为,特别是美国和英国的白人。

他说,白人民族主义是一种信念,认为应该围绕白色人种建立国民身份,因而白人应该保持在人口中的多数地位,以及在国家文化和公共生活中的主导地位。因此,和白人至上一样,白人民族主义把白人的利益放在了其他种族的利益前面。白人至上主义者和白人民族主义者都认为,种族歧视应该被纳入法律和政策中。

一些人会认为白人民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之间的差别只是词语上的障眼法。很多白人至上主义者也是白人民族主义者,反之亦然。尽管如此,考夫曼说这两个词并非同义词:白人至上是建立在白人天生比其他种族优秀的种族主义信念上;白人民族主义说的是保持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主导地位,不仅仅是人数上的优势或文化霸权。

他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白人民族主义与其说是一种思想,不如说是对美国生活的默认设想。直到最近,美国的白人还很容易认为这个国家本质上是他们的族群的延伸。但美国不断变化的人口组成、卡斯特罗主义民权运动以及很多方面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推动,意味着美国的白人现在面临的情况是美国不再是一个完全只围绕他们自己的身份认同构建的国家。

当然,对很多白人来说,日渐丰富的多样性值得庆祝。但对其他人来说,这是压力的源头。白人民族主义运动得到了后者的支持。该运动的支持者辩称,美国应该通过严格限制移民,甚或通过强迫非白人公民离开美国来保护占人口多数的白人。

特朗普任命班农担任自己的高级顾问和西配楼首席策略师的做法尤其把白人民族主义者推上了风口浪尖。班农曾是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的主编,并曾在8月对《琼斯母亲》(Mother Jones)称该网站是“‘另类右翼’的平台”。尽管“另类右翼”在意识形态方面比白人民族主义更广泛——它还包括新反动派、君主主义者和钟爱米姆的网络挑衅者——但白人民族主义构成了其吸引力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考夫曼称,白人身份认同引发的焦虑和反移民民粹主义政治人物之间可能存在一种相互增强的共生关系。当民粹主义政治人物获得主流的成功时,这可能会让白人民族主义思想变得更容易被社会接受。

菲德尔·卡斯特罗现身古共七大鼓励古巴坚持理想

4月19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右)在古巴(古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听取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讲话。 新华社/“古巴辩论”网站

新华社哈瓦那4月19日电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19日出席古巴(古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并发表讲话。他鼓励古巴党和人民坚持理想。

当天,在哈瓦那会议中心举行的古共七大闭幕式上,菲德尔·卡斯特罗身穿标志性的蓝色运动服坐在主席台上,他的弟弟、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坐在身旁。他告诉现场的古共代表们:“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发言。”

菲德尔·卡斯特罗说:“不久我将90岁……对我们所有人而言的那个时刻也将到来,但是古巴的理想将作为一种明证在这个星球存在,证明如果你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

今年8月13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将满90岁。2006年7月底,因肠胃出血接受手术,他把权力暂时移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卡斯特罗主义2008年,劳尔·卡斯特罗当选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此后较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劳尔·卡斯特罗现年84岁,曾跟随菲德尔·卡斯特罗投入反独裁政府斗争和武装斗争。他于2008年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于2011年当选古共中央。在古共七大上,劳尔·卡斯特罗再次当选古共中央。

古共七大还选出由17人组成的政治局、由142人组成的中央委员会及新的古共书记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洪尼-卡斯特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