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接班人”作风很简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tesrings.com/,洪尼-卡斯特罗

5年以后,古巴将不再姓“卡斯特罗”,“后卡斯特罗时代”正式进入倒计时,这是从刚刚举行的古巴第八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透出的消息。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宣布自己将在2018年退休,政坛新秀迪亚斯·卡内尔则在大会上脱颖而出,或将成为未来最具实力和最有可能接过劳尔权杖的人。

这次劳尔决心交班,是有预兆的。2月22日,他陪同到访古巴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参观苏联战士纪念碑时对媒体说:“我马上82岁了,我有权利退休。”记者们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劳尔却认线日在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的演讲吧,那将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演讲,要仔细听。”

2月24日,612名古巴人大代表通过不记名投票,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政府领导集体。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当天出席大会并参与投票,赢得与会代表热烈掌声。劳尔·卡斯特罗一如预期,再次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他表示,新一届政府将稳步深化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并提出国家必须适时修改宪法,包括将高级政治领导人任期最多两届、每届5年的提案写入宪法。他也郑重宣布,5年后不再谋求最高领导职务:“我想明确无误地告诉大家,不论何时修宪,这将是我的最后一届任期。”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兄弟的主政和交班,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古巴革命,推翻巴蒂斯塔政权,此后数十年他一直是古巴最高领导人。2006年7月,他因肠胃出血而接受手术,将国家最高权力暂时移交给弟弟劳尔。2008年2月,劳尔被正式推选为国务委员会主席、部长会议主席。2011年4月,劳尔在古巴六大上当选古共中央。

在六大作报告时,劳尔就已提议实行官员任期制,为国务委员会主席等职务限定任期,并且要为年轻一代的政治家创造历练的机会。两年后,52岁的迪亚斯·卡内尔取代现年82岁的马查多,成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由此成为古巴新一届政府的“二号人物”。

出生于1959年的迪亚斯,是第一位古巴革命胜利后出生、又出人意料地占据这一政府要职的年轻政治家,从其个人履历看,从政生涯可谓顺风顺水。

迪亚斯1982年大学毕业,专业是电子工程。1985年,他担任大学讲师,1987年开始从事共青团工作,同时兼任讲师。此后,他曾去尼加拉瓜短暂从事外交工作,1989年重返古巴,继续从事共青团工作。1991年,他进入古共中央委员会,洪尼-卡斯特罗1993年开始从事党务工作,1994年被提拔出任比亚·克拉拉省委,2003年调任奥尔金省任,同年因工作表现突出、口碑很好,被当时担任“二把手”的劳尔相中,进入了古共中央政治局,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2009年到2012年,迪亚斯出任高等教育部部长。

从去年3月开始,迪亚斯升为主管教育的部长会议副主席。他作风正派,任劳任怨,渐成劳尔的“心腹”,出镜率不断提高。去年,他随劳尔出席联合国发展大会以及在智利举行的拉美加勒比共同体峰会,并于今年1月代表古巴出席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就职庆典。劳尔曾经公开夸赞迪亚斯具备“过硬的思想政治素质”和“高度的集体主义工作意识”,“严于律己”且“严格要求下属”。

古巴民众普遍评价迪亚斯是一位恪守革命原则的思想者,聪明且平易近人。据说,他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很少开车,经常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以朴实、廉洁的作风赢得了民众的爱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古巴记者说,他曾经在1991年到1993年期间,在共青团支部与迪亚斯共事。迪亚斯个性随和,很喜欢开玩笑,但干正事非常认真,绝不会在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上出纰漏。

眼下,古巴经济处在十字路口,能否选好接班人,稳步实现领导层更替,对打赢这场经济仗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劳尔自从2008年接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以来,展现出的执政风格与其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有明显区别。劳尔强调“大豆比大炮更重要”,启动实施了一系列旨在刺激生产、修正僵化苏维埃式社会主义模式的改革举措,包括大裁员、部分下放中央权力、扩大私营经济份额、分配农村闲置土地、解禁汽车、住房、手机等商品买卖,并废除出境限制等。劳尔还尽力推进党内反腐工作,主张打破思维定势。最近6个月来,古巴的经济变革明显加速。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多次造访古巴,发现不少民众明确支持劳尔改革国家经济的做法,称赞劳尔的治国思维更加务实和开放。西方媒体的一份最新调查显示,大概有20%的古巴民众受益于开放政策,并期待改革步伐迈得更大一些。大学教授克劳迪娅说:“以前人们的愿望是在家里有一部电话,如今则想购买一部新潮手机和上网。”有些人批评改革进度太慢,而且限制过多。古巴异见派别强烈呼吁政府应进行政治改革。而一部分吃惯“皇粮”的人则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避免贫富差距扩大。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戈麦斯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时说,劳尔政府的改革力度和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实施了几十年,积攒下的矛盾和问题,解决起来绝非一日之功。美国维持着对古巴经济封锁,与古巴关系良好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又身患重病,这两点也是古巴深化经济改革时不得不考虑的外部因素。因此,新一届政府担子不轻。古巴迫切需要吸收“新鲜血液”,更新领导队伍,为未来改革进程进一步提供政治和组织保障。

戈麦斯认为,迪亚斯的上位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其意义在于向外界清晰地传递出古巴正努力推进高层领导集体年轻化、以长期稳定政局的强烈信号。本次大会选举产生的新一届国务委员会31名领导成员中有17张新面孔,占到54.84%,其中13名成员为女性,12名为非裔和混血人种,平均年龄为57岁。但由此认定迪亚斯会成为劳尔接班人,则为时尚早。除迪亚斯之外,今年52岁的部长会议副主席、古巴前计划经济部长马里诺·穆里略,55岁的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以及48岁的新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原古共哈瓦那委员会洛佩斯·阿塞亚等人,同样有可能成为这场“政治赛跑”的“黑马”。

值得关注的是,现年69岁的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埃斯特万·拉索在这次大会上也成功接替在位长达20年、目前已75岁高龄的里卡多·阿拉尔孔,当选为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主席。美国丹佛大学政治分析家洛佩斯·莱维认为,迪亚斯的当选和本届古巴政府领导集体的年轻化趋势,表明古共高层在启动政权新老交替问题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另一方面,一向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正统派”的强势政治人物拉索获新职,在议会“坐镇”未来5年,则反映出古巴当局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政治体制改革仍持保守、谨慎的态度。

5年以后,古巴将不再姓“卡斯特罗”,“后卡斯特罗时代”正式进入倒计时,这是从刚刚举行的古巴第八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透出的消息。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宣布自己将在2018年退休,政坛新秀迪亚斯·卡内尔则在大会上脱颖而出,或将成为未来最具实力和最有可能接过劳尔权杖的人。

这次劳尔决心交班,是有预兆的。2月22日,他陪同到访古巴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参观苏联战士纪念碑时对媒体说:“我马上82岁了,我有权利退休。”记者们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劳尔却认线日在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的演讲吧,那将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演讲,要仔细听。”

2月24日,612名古巴人大代表通过不记名投票,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政府领导集体。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当天出席大会并参与投票,赢得与会代表热烈掌声。劳尔·卡斯特罗一如预期,再次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他表示,新一届政府将稳步深化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并提出国家必须适时修改宪法,包括将高级政治领导人任期最多两届、每届5年的提案写入宪法。他也郑重宣布,5年后不再谋求最高领导职务:“我想明确无误地告诉大家,不论何时修宪,这将是我的最后一届任期。”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兄弟的主政和交班,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古巴革命,推翻巴蒂斯塔政权,此后数十年他一直是古巴最高领导人。2006年7月,他因肠胃出血而接受手术,将国家最高权力暂时移交给弟弟劳尔。2008年2月,劳尔被正式推选为国务委员会主席、部长会议主席。2011年4月,劳尔在古巴六大上当选古共中央。

在六大作报告时,劳尔就已提议实行官员任期制,为国务委员会主席等职务限定任期,并且要为年轻一代的政治家创造历练的机会。两年后,52岁的迪亚斯·卡内尔取代现年82岁的马查多,成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由此成为古巴新一届政府的“二号人物”。

出生于1959年的迪亚斯,是第一位古巴革命胜利后出生、又出人意料地占据这一政府要职的年轻政治家,从其个人履历看,从政生涯可谓顺风顺水。

迪亚斯1982年大学毕业,专业是电子工程。1985年,他担任大学讲师,1987年开始从事共青团工作,同时兼任讲师。此后,他曾去尼加拉瓜短暂从事外交工作,1989年重返古巴,继续从事共青团工作。1991年,他进入古共中央委员会,1993年开始从事党务工作,1994年被提拔出任比亚·克拉拉省委,2003年调任奥尔金省任,同年因工作表现突出、口碑很好,被当时担任“二把手”的劳尔相中,进入了古共中央政治局,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2009年到2012年,迪亚斯出任高等教育部部长。

从去年3月开始,迪亚斯升为主管教育的部长会议副主席。他作风正派,任劳任怨,渐成劳尔的“心腹”,出镜率不断提高。去年,他随劳尔出席联合国发展大会以及在智利举行的拉美加勒比共同体峰会,并于今年1月代表古巴出席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就职庆典。劳尔曾经公开夸赞迪亚斯具备“过硬的思想政治素质”和“高度的集体主义工作意识”,“严于律己”且“严格要求下属”。

古巴民众普遍评价迪亚斯是一位恪守革命原则的思想者,聪明且平易近人。据说,古巴接班人他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很少开车,经常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以朴实、廉洁的作风赢得了民众的爱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古巴记者说,他曾经在1991年到1993年期间,在共青团支部与迪亚斯共事。迪亚斯个性随和,很喜欢开玩笑,但干正事非常认真,绝不会在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上出纰漏。

眼下,古巴经济处在十字路口,能否选好接班人,稳步实现领导层更替,对打赢这场经济仗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劳尔自从2008年接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以来,展现出的执政风格与其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有明显区别。劳尔强调“大豆比大炮更重要”,启动实施了一系列旨在刺激生产、修正僵化苏维埃式社会主义模式的改革举措,包括大裁员、部分下放中央权力、扩大私营经济份额、分配农村闲置土地、解禁汽车、住房、手机等商品买卖,并废除出境限制等。劳尔还尽力推进党内反腐工作,主张打破思维定势。最近6个月来,古巴的经济变革明显加速。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多次造访古巴,发现不少民众明确支持劳尔改革国家经济的做法,称赞劳尔的治国思维更加务实和开放。西方媒体的一份最新调查显示,大概有20%的古巴民众受益于开放政策,并期待改革步伐迈得更大一些。大学教授克劳迪娅说:“以前人们的愿望是在家里有一部电话,如今则想购买一部新潮手机和上网。”有些人批评改革进度太慢,而且限制过多。古巴异见派别强烈呼吁政府应进行政治改革。而一部分吃惯“皇粮”的人则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避免贫富差距扩大。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戈麦斯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时说,劳尔政府的改革力度和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实施了几十年,积攒下的矛盾和问题,解决起来绝非一日之功。美国维持着对古巴经济封锁,与古巴关系良好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又身患重病,这两点也是古巴深化经济改革时不得不考虑的外部因素。因此,新一届政府担子不轻。古巴迫切需要吸收“新鲜血液”,更新领导队伍,为未来改革进程进一步提供政治和组织保障。

戈麦斯认为,迪亚斯的上位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其意义在于向外界清晰地传递出古巴正努力推进高层领导集体年轻化、以长期稳定政局的强烈信号。本次大会选举产生的新一届国务委员会31名领导成员中有17张新面孔,占到54.84%,其中13名成员为女性,12名为非裔和混血人种,平均年龄为57岁。但由此认定迪亚斯会成为劳尔接班人,则为时尚早。除迪亚斯之外,今年52岁的部长会议副主席、古巴前计划经济部长马里诺·穆里略,55岁的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以及48岁的新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原古共哈瓦那委员会洛佩斯·阿塞亚等人,同样有可能成为这场“政治赛跑”的“黑马”。

值得关注的是,现年69岁的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埃斯特万·拉索在这次大会上也成功接替在位长达20年、目前已75岁高龄的里卡多·阿拉尔孔,当选为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主席。美国丹佛大学政治分析家洛佩斯·莱维认为,迪亚斯的当选和本届古巴政府领导集体的年轻化趋势,表明古共高层在启动政权新老交替问题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另一方面,一向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正统派”的强势政治人物拉索获新职,在议会“坐镇”未来5年,则反映出古巴当局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政治体制改革仍持保守、谨慎的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